>> 您现在的位置: 威信县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 正文

 
 

一盏心灯

威信县人民法院·(2018-8-22 15:48:45)·法官文学

在白雪皑皑的严冬,大地一片苍茫,一个行走在流浪途中的人最频繁想起的关联词就是:小屋、村庄、温暖的灯光。想来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同样的经历,在某个夜晚,一个人孤身赶往某个陌生的城市,当身心疲惫时,远远的望见一片城市的灯火,心底就会升起一股暧意。因为那一片灯火是人间的温暖,靠近它,就是靠近了人间的真情,看到了希望,找到了暂时的归宿。所以说,一个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向往在孤独来袭时被温暖的身边世界所拥抱,在陷入悲惨的境地时渴望被他人温柔相待。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唐朝诗人刘长卿在被贬南巴,途经郴州时,正值冬天大雪,风雪路上,艰难险阻,且歌且行,泪落成行:“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湘粤古道多贬客,皆因南蛮甚荒芜。古代朝廷都喜欢将自己不喜欢的大臣,一个个赶出京城,贬到南海边上那些荒无人烟的地方,让他们去品尝反对上司,反对皇上的恶果。刘长卿的这首流传千年的五言诗就是写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并且在他被贬之前,还写过一首《送李侍御贬郴州》送给被贬郴州的好友:“洞庭波渺渺,君去吊灵均,几路三湘水,全家万里人。听猿明月夜,看柳故年春。忆想汀洲畔,伤心向白频”。但刘长卿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贬,而且贬得更远,还要经过好友贬所。对于诗人来讲,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可人世苍茫,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一个人的命运从来都不是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谁也不知道等在前路的是狂风,还是骤雨。遇到了,不管你是千年的圣人,还是万年的神仙,都只能一个人默默去承受。

刘长卿这位中唐诗人,他属于唐玄宗天宝年间的进士,论学历,他比同时代的李白、杜甫都高。但他的名声却没有李白、杜甫那样响亮,世人一提便知。在历朝历代中,凡是有才的人做官,总是不得朝廷的喜欢,总是被贬,这几乎也是一个惯例了。刘长卿也不例外,他的人生仕途也与李白、杜甫一样非常的不顺利,数次被贬。他的这首《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大约是在公元777年被贬为睦州司马时在旅途中所写。他的这首诗,上联写被贬谪中的投宿,重在客观描写,下联写投宿时的感受,重在主观抒情,自然婉转,一气呵成。诗人在山林雪地里艰难跋涉了一天,天黑了,可雪花还在飞舞,正愁今晚不知要在哪个地方落脚时,突然看到不远处的茅屋和从茅屋的草帘子里透出的一缕柔和的灯光,那根紧绷着的弦终于可以放下了。可以想象,诗人当时的心情一定是非常的激动。诗人在贫寒的茅屋内受到主人热情的接待,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狗吠声也显得那样亲切、那样动人。这一幕,让诗人感到在这浑浊的尘世间还有一方小小的净土,有一盏为自己亮着的灯光,觉得自己已不再是孤独的夜行人了,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心间。

佛说:人生需要一盏灯。人生之路,总是向前延伸,途中难免有各色的风景,或明、或暗,也难免遇到各种各样的迷惑,让人看不清、摸不透,充满了未知的迷茫。所以我们在前行的路上需要一盏灯来为我们照明,让自己在行路中不至于迷失方向。

那是1991年的冬天,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我在昆明读书,放寒假了,我与一位学友一起坐班车回家,到镇雄时,大雪封山,不能继续前行了,我们只能滞留在镇雄车站附近的一处小旅馆里。眼看一个星期过去了,雪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而我们俩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了,再不想办法回家,真的要山穷水尽了。没办法,我们俩商量走路回家。记得那天已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七了,走在路上,灰朦朦的天空下,雪凌吹在脸上,不多久就在衣服上、头发上结下了一层薄冰。偶尔看见有农家的炊烟袅袅升起,几个孩子在门前的雪地里放着鞭炮,撒着欢,更加深了我们的愁绪。年的气氛越来越近。而我们,却还在冰冷的雪地里一片茫然。一路上,唯有满天飘舞的雪花伴着我们。天快黑了,又累又饿,看样子可能到镇雄芒部的地段了。可白雪飘飞,哪里有人家,连炊烟也没有,大地一片沉静。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听见几声狗吠的声音,这声音像是天籁之声。我们寻着声音,向一片杉木林走去,在林子的侧面,有一处微弱的灯光照出来,我们俩各提一根打狗棍轻敲那扇虚掩的房门。一位年约七十的老奶奶颤悠悠的为我们开门,屋内陈设俭朴,一个小男孩坐在一张木床上用一双恸恸的目光打量着我们。一条小黄狗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非但没有咬我们,还摇头摆尾的对我们表示亲昵。老奶奶为我们找来了鞋子,并为我们每人煮了一碗高粱汤圆。我记得我从小最不爱吃高粱做的汤圆,但这次,我觉得这碗高粱汤圆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汤圆了。在老奶奶家中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老奶奶为我们准备了在路上吃的一些东西后我们又继续上路了。

这是我人生的一次亲身经历,我只恨自己没有诗人的才情,不能将这一幕用诗来表达。后来的许多年,这个不平常的夜晚,一直温暖着我,那位老奶奶,那个可爱的小男孩,那条小黄狗,永远停留在我记忆的深处。挥之不去。199410月,我已经参加工作,去镇雄出差,途经芒部时,特意再去了趟那个小屋。但小屋已是人去屋空,门前长满了杂草,荒草萋萋,一片破败景象。我久久驻立在房前,心中感到无限苍凉。也许,老奶奶已经作古,小男孩与爸爸、妈妈一起离开了,小黄狗去流浪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得而知。我没有机会报答曾在我生命旅途中为我点亮一盏灯的老奶奶,这一生,只能空留愦憾了。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在人生的旅途中,每个人的心里其实都有一盏灯,在你遇到挫折和黑暗时,这一盏灯在默默的为我们指引着前行的方向,让我们的人生活出别样的精彩,留下许多值得回味的过往。

(作者单位: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 文章作者:张晓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237 作品录入:wxpxz    责任编辑:潘先振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威信新闻网威信党建网威信人民政府网威信发改网共青团威信县委威信人力资源网威信县科技网威信二手网
中国法院网云南法院网人民法院报法制网正义网中国法学网中国诉讼法律网中国普法网
 

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2009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滇ICP备09002886号

建议使用MS-XP系统IE6.0以上1024×768浏览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