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 您现在的位置: 威信县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 正文

 
 

血与蓝

威信县人民法院·(2018-9-18 15:15:27)·法官文学

一只翱翔在天空很久的鸽子,偶然间一次暴风雨中被迫坠入山涧,它感受到黑暗笼罩住自己,像是受伤躺在屋檐下无法触及到安全的世界。

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漫长,长到处在这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的人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理由觉得自己无辜。

鸽子没有刻意的高傲,而是一种迫于无奈的妥协。暂时寄居在一个陌生的主人家,缩绻在看似精致华丽的铁丝笼里,小心翼翼的探测着主人身上的种种思想和举动,它发现在主人思想污浊的世界里,他想,你要么是哪个人的妻子,要么是哪个人的婊子,要么就快要成为哪个人的妻子或婊子。如果哪个人不属于这两个类别,每个人都会想方设法的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正常的。

主人的妻子本质上是个非常单纯的人,但由于太过单纯,以致和这个不单纯的世界产生了冲突,反倒令人觉得他的现代性更加明显。污浊的主人和单纯的妻子,这戏剧化的搭配,正好让鸽子可以在一个画面里看到冲突的爆发。

鸽子看到这肮脏不堪的主人,一心向要冲破牢笼。虽然当初坠入山涧是主人救了他,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主人丑陋的嘴脸,鸽子不是小丑,没有义务竭尽全力表演来讨得主人的欢心,更不能看见主人的妻子单纯无知的活在世间,那属于无知且愚蠢的人。鸽子想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座孤岛,主人的妻子也会在这座孤岛上自得其乐,欢愉此生,这是基因决定的,她的基因里没有浊淖,就像主人基因里没有纯净似的。

一段时间过后,鸽子终于用血冲破牢笼,但这只鸽子尽管重获自由,并没有能力飞远,而是蹲在屋檐旁雨槽里,发出呜咽的蠢叫,真是蠢的惊天地泣鬼神。原来这世界上矛盾都是相对而生的,污浊与单纯就像生于死、善与恶、黑与白、无辜与罪恶。而鸽子必须活在那悠久无边的血与蓝之中。

 

 

作者单位: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 文章作者:饶雅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292 作品录入:wxpxz    责任编辑:潘先振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威信新闻网威信党建网威信人民政府网威信发改网共青团威信县委威信人力资源网威信县科技网威信二手网
中国法院网云南法院网人民法院报法制网正义网中国法学网中国诉讼法律网中国普法网
 

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2009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滇ICP备09002886号

建议使用MS-XP系统IE6.0以上1024×768浏览模式